澳门金沙网上娱乐

您的位置 :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> 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> 历史 > 冷皇的卧底皇后

更新时间:2019-04-14 16:40:11

冷皇的卧底皇后 已完结

冷皇的卧底皇后

来源:青墨云作者:颜倾城分类:历史主角:水心月凌澈

主角叫水心月凌澈的小说叫《冷皇的卧底皇后》,它的作者是颜倾城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她是前朝余孽,因长相与他指婚的皇后一样而替身入宫。原本是要乱他的江山,为何却轻易得陷进他的柔情蜜意之中,甚至愿意舍身为他挡刀?两个王朝的对立,亲情与爱情的抉择,她到底该怎么做?当他得知她的真实身份,当他听闻她改嫁“倾心相爱”的师兄,他又会怎样报复她的背叛。····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昏昏沉沉睡得很不踏实,梦里老有双冷冰冰的眼睛在盯着我。我摇了摇头,始终无法摆脱这个梦魇,一下子惊醒过来。睁眼一看,果然有双几乎没有温度的眼睛在看着我。我坐起来试图下床行礼,却被他一把按住,他轻拭我额上的汗珠:“做恶梦了吗?”

我轻轻点了点头,不想多说什么。

他探究得看了我好一会,忽然说:“待会来上书房伺候笔墨吧!”

“啊……”我惊诧得望向他,凌澈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:“怎么,不愿意……”

我压抑住心中的好奇和疑问:“臣妾不敢!”

凌澈的上书房里陈设很简单,主位处是一张大大的案桌,上面堆满了奏折,可以想象这个年轻有为的皇帝每天的辛劳。靠墙处就是四排大大的书架,上面琳琅满目的是各种古今典籍。我对着这些书籍痴痴发了会呆,听说凌澈从小聪颖伶俐,十三岁那年就将御书房的书差不多背得滚瓜烂熟。正是因为他超脱常人的聪慧,先皇才舍弃立当时宠惯后宫的水贵妃的儿子凌祈转而立凌澈为太子。听说,凌澈的母亲在当时并不受宠,当时还是小孩子的凌澈花了多少工夫,才能从众皇子中脱颖而出,最终登上那个位置……

“咳!”凌澈的咳声打断了我的冥思,我这才想起我来此的主要目的,忙走向早在案桌旁正襟危坐的凌澈。轻轻挽起衣袖,露出一截如玉的皓腕。往砚台中加入少许清水,正准备去拿墨却被凌澈捉住手腕。他用微茧的拇指指腹轻轻在我手腕内侧打滑,酥**痒的感觉传来时我不禁颤抖了一下,下意识得缩回了手。凌澈好笑得看了我一眼,轻轻松开了我的手,见我只是傻站着不动,有好心的将一截松烟墨塞在我手里。我这才回过神来,面红耳赤得低下头专心致志得磨墨。

“如果你面对一头饥饿的狗,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……”正在批阅奏折的凌澈忽然发问。

我沉吟了一下,斟词酌句得说:“给它最想要的骨头,得到骨头后这头恶狗就会变成一条温顺的狗了。”

凌澈停下手里的动作,高深莫测得看着我:“原本朕也是这样想的,但是,朕现在改变主意了。”见我诧异得看着他,他勾起了嘴角:“因为,朕也开始对这块骨头感兴趣了!”

我心中忽然一动,他这是在暗示我和他以及凌澈之间的关系吗?我看着他的眼睛,缓缓说:“也许是皇上多虑了,也许这条狗并不是对这块骨头感兴趣,而是觉得好玩而已。”

凌澈淡淡一笑:“朕非常了解这头狗的性子,越是想要的东西就越表现的不在乎。朕只要稍稍试探就能知道他到底在乎在乎。”凌澈沉吟了一下:“听说,今天早上四皇弟去你寝宫了……”

果然如此,我装作一惊:“皇上……”

他眼底里是一片看不出喜怒地黑色:“朕听说你们,你们打小感情就很好……”

我微微点了点头,用很坚定地语气说:“以前的事情,臣妾都不记得,也不想记得。臣妾只知道,臣妾现在是陛下的皇后。”

他眼里的冰霜盯得我手心一片潮湿,却仍然倔强得看着他。半响,他继续低头批阅奏折,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传来:“不记得就好!”

整理完奏折已是深夜,我在一旁勉强撑着没睡着。期间凌澈曾抬了抬手示意我先去休息,但我以不困为理由拒绝了。凌澈也不点破我,但是批阅奏折的速度明显加快了。

看着一脸倦怠的凌澈,不知为何我忽然有点心疼,为了天下百姓,他的肩上到底扛了多少重担……我忍住心里的悸动,替他将披风的系带系上。凌澈含笑得看着我,我不禁有点慌乱,正尴尬间,黄公公的声音突兀的传来:“皇上!蓝妃娘娘今晚身体不适,小翠在殿外想请皇上去青莲宫一趟。”

我微抿着嘴唇,这个蓝青莲还真是会未雨绸缪,生怕我这个不受宠的皇后咸鱼翻身,立马就开始行动了。

“听到朕不用去你那,朕的皇后似乎很开心……”凌澈的语气中带点微怒。

我的嬉闹之心忽起:“皇上又没说不去臣妾那里。”然后很无辜得看着他:“皇上是九五之尊,后宫三宫六院七十二妃,如果每个妃嫔生病皇上都要去探视的话,估计皇上也忙不过来!”说到这里,我不禁轻笑出声。在凌澈的魔爪伸出之前,赶紧退后两步,端端正正得行了个跪安礼,偷笑着转身跑开。

第二天,是在翡翠的兴奋声中醒过来的。一睁眼,就看到满桌子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。我看了半响,听翡翠再一旁指指点点:“这是南海夜明珠,这是天山雪莲……”

我迷惘得看着这一切,他这是想用奇珍异宝来收买我吗?

我无奈得笑笑,摇摇头。让翡翠将这些打赏给六宫的妃嫔。翡翠委委屈屈得抱着珍宝出门时还恋恋不舍得回头:“小姐,小姐自己不留点吗?”我微笑着摇摇头。

正若有所思的用早餐,蓝妃抽抽噎噎的泣声夹杂着宫人太监的跪拜声传来。我轻轻皱了皱眉,稍微整理了下衣冠,盈盈下拜。

凌澈进门后只是淡淡扫视了我一眼,顺便坐在不远的雕花椅上。蓝妃则梨花带雨得噌在他的肩头,一声声尖锐的哭声使我的眉头皱得更深。

良久,他才不咸不淡得说:“起来吧!”

我缓缓站起,强作镇定:“不知皇上有什么事情……”

“哼!”凌澈冷哼一声:“朕都不知道皇后这么健忘,刚刚发生的事情这么快就忘记了!”

我诧异得抬头,看到蓝妃右脸颊上一道明显的指痕,明显是被人狠狠甩了一巴掌。我心中顿时了然,却故作不知:“妹妹这是怎么了,是谁这么大胆敢动妹妹凤躯……”

蓝妃的哭声更大,她紧紧揪着凌澈的龙袍:“皇上!姐姐她还不承认,你要为臣妾做主啊!”

我面色一冷,没有添话,只是静静得瞅着她。四下里登时一片寂静,宫人太监更是大气不敢出。翡翠的唇一动,正想说话,被我冷眼瞪了回去。

四周诡静的气氛终于打断了蓝妃的抽泣,她抬起头可怜兮兮得看着凌澈:“臣妾今晨特来给皇后姐姐请安,但皇后姐姐一听说昨晚臣妾……臣妾侍寝,不由分说就打了臣妾一耳光。”

“哼!”我忍不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:“就为这个打妹妹,本宫以后将如何母仪天下……又如何在后宫自处……”

蓝妃踌躇了一会,咬了咬牙:“还有……臣妾听说皇后姐姐与安王早有私情,便奉劝姐姐今后要斩断私情,一心一意待皇上!”说完,还娇弱得看了凌澈一眼。

我大怒,厉声道:“蓝妃,你好大胆子,竟然敢诬蔑本宫!本宫是先皇钦赐的皇后,岂容你在此胡说八道!本宫与安王有私情是你看到的还是听到的,你知不知道诬蔑皇后其罪当诛!别说本宫打你,就算本宫杀了你又怎么样……”

蓝妃在凌澈怀里颤抖了一下,强言道:“难……难道不是吗?你与安王从小青梅竹马,要不是先皇棒打鸳鸯……”凌澈眼里的怒气渐渐凝聚,手一拂,将蓝妃掀翻在地,蓝妃颤巍巍得抱住他的腿:“皇上……”

我上前抬起她精致的脸:“本宫与安王清清白白,如果本宫有什么,你认为本宫还有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吗?”我瞥了一眼凌澈:“你以为,皇上有这么好愚弄吗?况且……”我伸出纤纤玉指在她面前晃了晃:“你不知道本宫从不留指甲吗?”

蓝妃惊骇得伸手遮住右脸那道明显的指甲划痕:“你……”

“够了!”凌澈站起身来:“蓝儿,宫中事务繁多等着你去处理,以后没什么事就别在这儿耽误皇后休息了!”

蓝妃潺潺得跪安,临走时狠狠瞪了我一眼,我装作没有看见。

“朕都不知道原来朕的皇后原来如此凶悍!”凌澈慢慢踱到我面前。“臣妾不敢!”我偏了偏头,心中的怨怒不觉从语气中渗透出来。

凌澈的心情似乎大好:“既然没有,那就给朕磨墨去吧!”

猜你喜欢

  1. 修仙小说
  2. 逆袭小说
  3. 悬疑小说
  4. 现代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