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网上娱乐

您的位置 :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> 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> 穿越 > 妖妃挡道:残王靠边站

更新时间:2019-04-15 10:38:18

妖妃挡道:残王靠边站 连载中

妖妃挡道:残王靠边站

来源:栀子欢文学作者:谂醉分类:穿越主角:云浅绛北冥渊

独家小说《妖妃挡道:残王靠边站》由谂醉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云浅绛北冥渊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她狠辣妖孽,欺男霸女,是人人口中的妖女,人人得而诛之。他腹黑冷酷,狂放不羁,是人人口中的残王,人人见而避之。第一次相见,她盗走他的衣衫。第二次相见,她将他压在身下。第三次相见,他在她身后穷追不舍。她妩媚一笑,戏谑道,宝贝你双腿残疾,一些高难度的动作你玩不了,所以你还是靠边站吧。他一脸阴霾,一把拉过她囚禁在身下,邪魅道,本王不介意与你尝试一番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文庭皇后低头见她一脸肿胀,模样让人心生厌恶,冷冷地将她一脚踢开——

云浅绛不由得心中冷笑,云素柔落得这样的下场都是她咎由自取!不过,以为这件事就可以这么算了嘛?不,还没结束。

云浅绛忽的跑到皇后面前跪倒,哭哭喊喊,嘴里反复嚷嚷着:“浅绛不要离开……浅绛要嫁给阿渊哥哥……”

云素柔大喘着粗气,看着云浅绛的哭喊模样,她愣了几秒,一瞬间,她仿佛什么都明白了,她这是中了云浅绛的计谋啊!

“都是你!都是你!”

云素柔气急败坏,一把抓住云浅绛猛地摇晃,“都是你害的我!”

二人推搡之际,云浅绛瞅准了一旁的柱子,狠狠地朝柱子上撞去——

“咚”地一声,云浅绛倚着柱子昏倒在地。

云浅绛是侧着脑袋撞到柱子上,声音响但是不会太疼。

云素柔见此情况完全傻眼了。

昏迷的过程中,云浅绛差不多是全程清醒的,但是为了不引起周围人的怀疑,她事先吞了一粒药丸。这种药丸服用之后可以让人看起来就跟假死一样,没什么两样。

就算太医过来诊治,也不会发现端倪。

云浅绛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,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是被一阵哭啼声吵醒的。

贴身丫鬟锦儿跪在床前,一张小脸梨花带雨。

锦儿见云浅绛睫毛抖动,内心一喜,张口道:“小姐你醒了!”

云浅绛睁开眼睛,再闭上,再慢慢睁开,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我这是在哪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站在床前的一干人等皆是一愣,一脸不可思议,惊讶于云浅绛的反应。

他们谁也没有想到,昔日的云浅绛连句整话都说不完整,如今却?

此刻云浅绛迎上众人的目光,眼神无比清澈,无比坚定。

那眼神,那目光……众人惊愕,这还是传言中的傻子云浅绛吗?

云浅绛是故意的,只不过是借这次撞柱让自己的痴傻在众人眼里顺利恢复正常。

文庭皇后,北冥渊,几个丫鬟奴才,还有床前的一个太医,脸上皆是一愣。唯独锦儿,她脸上的惊讶是装出来的,事先她家小姐嘱咐了的。

云浅绛敛下目光,揉揉脑袋,一脸迷惑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?你们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……”

文庭皇后上前,问道:“浅绛,你好点了没?”语气里带着暖意又夹杂着一丝惊讶。

云浅绛点点头,一脸乖巧地说道:“嗯,回娘娘的话,浅绛感觉好多了,只是,刚刚发生什么事了?浅绛怎么会躺在这儿?今天不是浅绛和阿渊哥哥大婚的日子吗?”

北冥渊沉默着,双眸微眯,若有所思。

他脸上的表情太冷,云浅绛故意不去看他,但是她心里明白,依照北冥渊的性格,此刻他想要至她于死地,也不是没可能的。

“这事本宫会替你做主的,你好好休息。云素柔那个女人,本宫会好好惩罚她,还你一个说法。”

文庭皇后安抚好云浅绛,起身,对着北冥渊道:“渊儿,本宫要你给浅绛一个交代,另外,三天后,你要盛装迎娶她过门,万不可有一丝怠慢。”

北冥渊面无表情地应了声“是。”

那个“是”字分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。

云浅绛从床上起身,故意双腿一软,跪在文庭皇后面前,嗓音柔弱道:“娘娘,浅绛不求别的,只求能够顺利过门儿,日日夜夜陪伴阿渊哥哥身边左右,浅绛就心满意足了,或许是以前浅绛不懂事,现在浅绛好了,在这里对娘娘说一声‘谢谢’,谢谢娘娘替浅绛做主。”

语罢,云浅绛扣头。

云浅绛的一番话说的很是动容,文庭皇后神色柔缓,轻轻搀扶起她。

文庭皇后向来宅心仁厚,更犯不上和云浅绛一个小丫头过不去。以平常的心去对待,文庭皇后倒是怜惜起云浅绛来。

“你好好休息,保重身体。”文庭皇后吩咐完便起驾离去。

文庭皇后走后,屋子里只剩下云浅绛,北冥渊,和几个丫鬟。

云浅绛浅浅一弯笑意,走近北冥渊,嗓音沉道:“王爷,那浅绛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文庭皇后走了,她的戏也演足了,也就没有要呆下去的必要了。

没等北冥渊回答,云浅绛招呼锦儿离去。

云浅绛刚刚转身,手腕上便多了个力道,钝痛感搅得她眉头一皱。

云浅绛眼波一瞥,嗓音宛若铜铃,“怎么,阿渊哥哥是舍不得浅绛吗?”

“云浅绛……”

“怎么了王爷,有事吗?”

云浅绛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,嘴角的笑意似有似无。

“退下!”

北冥渊剑眉一皱,冷声呵斥,挥手斥退众人。

云浅绛淡淡敛眸,脸上的表情平淡如水,她等着北冥渊开口。

北冥渊凤眸微眯,精明的光上下大量着面前的女人,似乎要将她看穿面前瘦弱的女人,一身的大红喜袍罩在她瘦弱的身子上,显得那样的不协调。

一张巴掌大的小脸,脂粉斑驳,遮挡了她本来的模样,而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,却透露着无比的坚定,这种坚定和冷冽,是他不曾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见过的。

他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九岁那年。

他第一次进云府,被盛情款待,府上的丫鬟小姐们全都围着他转,只有云浅绛,傻傻地躲在门框后面偷偷地看他,畏缩着不敢上前,他记得他还给过她一块点心。

再后来,母后要赐婚于他们。

他本不想同她扯上一点纠葛,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躲不过。他不能理解,为什么母后一向精明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,将如此平淡无奇的一个女子嫁给他做皇妃,这究竟是什么目的?

回想到这儿,北冥渊的幽暗无波的黑眸眯起,眸子里的深意愈发浓烈。

云浅绛望着这个男人,目光清冽如水,没有一丝惧意。

冷冽,无情,危险。

这个比万年寒冰还要冷的男人却危险到像是颗定时炸弹,云浅绛禁不住在脑袋猜想这究竟是个怎样的男人。

“云浅绛,今天的事是不是你所为?”

北冥渊怀疑到了她。

云浅绛微微蹙眉,朱唇轻启道:“王爷为何怀疑是浅绛?浅绛在王爷心里是何等形象,这一点,王爷很清楚吧?像浅绛这样的女子,论计谋,我可比不上如素柔妹妹。”

北冥渊一向看不起她,怎么发生这样的糟糕事就立马怀疑到她身上来了?

猜你喜欢

  1. 架空小说
  2. 神仙妖精小说
  3. 修仙小说
  4. 都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