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网上娱乐

您的位置 :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> 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> 穿越 > 帝君的异瞳灵妃

更新时间:2019-04-20 11:02:36

帝君的异瞳灵妃 连载中

帝君的异瞳灵妃

来源:书丛网作者:火茵分类:穿越主角:君天渊云九幽

小说主人公是君天渊云九幽的小说是《帝君的异瞳灵妃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火茵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上一世,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异能特工,一双血色妖瞳让她成为浴血修罗,无人能敌。 这一世,却成为了被人挖去内丹,占据身份的可怜虫。 让我替你报仇,这当然没有问题,毕竟现下这身体可是我的,那些得罪了我的人,我岂能让他们好过? 但是……我怎么就变成了你口中的阴神厉鬼? 大陆第一神医莫问,那是我师父,丹药当糖豆,吃不完。上古神兽,看在你长得比较萌,就允许你跟着我。绝世神兵,你说的是这几个吗? 本以为凭借自己是一双异瞳便能够在异世混的风生水起,却不想一不小心招惹了不该惹的人:“那啥,我不是故意亲你,摸你,看你的。完全是意外,意外。” 君天渊目光冷清如霜:“不管是不是,今生今世你都休想逃了!”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木栖丹心蛇这种妖兽其实并不是特别厉害强悍,虽然有剧毒,但是它攻击力不高,修炼的本事也一般。在还是幼蛇的时候,其实很容易被其他妖兽比下气。可这一片林子的妖兽之王竟然是木栖丹心蛇,她初见之时也有点惊异。

不过现在才知道,这蛇竟然是神医莫问用丹药养出来的。

以丹养蛇,好大的手笔。

说到屠蛇之人,云九幽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站在对面山坡上的黑衣男子。

师父的问话和美男的豆腐,说与不说,好像都挺不厚道的。

“蛇是我杀的。”

冰冷的声音,犹如盛夏突然降霜。一股冷气逼迫而来,让人不由得浑身打冷战。

莫问僵在原地,然后慢慢的转头对上了一张冷清的脸。

“天,天……”

天了两遍,也未天出个所以然,一咬牙,拉起云九幽便要跑。

只见黑衣男子手一抬,一道金色的光幕挡住了二人的去路,莫问换地方跑,那光幕便会随着他的方向移位,将他挡的牢牢的:“君有生,你还想躲到哪里?”

那黑衣男子淡然而立,说话淡然,却犹如王者一般霸道凌冽。

看来,这男子先是重伤蛇王,然后又纵容妖兽暴动不是闲极无聊,没事找事。竟然是为了……逼迫这神医莫问出来。

莫问心知怎么也逃不掉,这才尴尬的掉头回来:“哈哈,今天天气真好,天渊怎么有空来我这里玩耍?君有生,这名字倒是好久没有听见过了。不过渊儿,轮辈分来讲,你还要叫我一声叔父。”

“叔父。”

黑衣男子轻飘飘的一句话,原本应该是尊重的敬词,此刻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云九幽有些惊异。

这两人竟然是叔侄关系。

但是,这两人不论怎么看,浑身上下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。不管是气质,还是姿态。一个冷清凌冽如冬日寒霜,一个张扬跳脱如花间戏蝶,这样的两个人,竟然是亲戚关系,真是好生奇怪。

而且,明明是叔父,为何会这般怕自己的侄子?

这里面,一定有个大八卦。

“叔父方才说哪个不要命的毁了你的百亩药田?”

“哪的话,叔父刚才说的是谢谢帮我清理了百亩药田。你不知道,今年这药材长势着实一般,我正打算换一些药材种,这下连犁地都省了。”

“叔父方才说是哪个天杀的屠了你的蛇?”

“笑话,笑话,即便天渊今日不动手,我也打算过几日将这木栖丹心蛇杀了。无妨,无妨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

君天渊淡淡说道,幽深的眼瞳只是轻睨,姿态平淡。

莫问看着君天渊没有说其他的话,偷偷的侧过头在云九幽耳侧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:“宁可得罪小人,也莫得罪女人;宁可得罪全天下所有的女人,也莫要得罪君天渊。”

这话一出,站在那的人似乎有些察觉,这边的眼神陡然凌厉了许多。

莫问立刻堆上满脸的微笑:“渊儿既然来了,那就好好在我这里玩几日。呵呵,莫看我这里地方小比不上君家,但是我这山明水秀,也别有一番雅致。”

君天渊看了他一眼,幽深的眸子里有一种早已洞悉一切的睿智:“却之不恭。”

这话一出,莫问却僵住了,嘴巴微咧,似乎万分不愿:“你真的要来啊?”

话落,对上一个越发冰冷的眼,又硬生生的收回去了:“来,来,来,当然要来。小青,你也一起来吧。”

小青?

站在一旁的月影楞了很久,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,似有询问之意。

“对,就是你,说的就是你!”莫问也指着月影,脸上露出一丝孺子不可教的表情:“你这倒霉孩子,就你穿一身青衣服,我还能说谁?”

月影迟疑了好久,这才开口:“神医大人,在下月影。”

“什么月影,阳影的,穿一件青色的衣服,你以后就叫小青了。这名字我叫惯了,现下你们杀了我的小青,我重要找个差不多的叫一叫。”

莫问一扬眉,那态度与对待君天渊完全是天壤之别。

月影再次僵住。

原来,这小青竟然是木栖丹心蛇的名字。想到这里,他有些哭笑不得。其实不难理解,是东君大人将对帝君的气,撒在了自己身上。

作为帝君的暗影随侍,莫要说是承受这一点点气,就算是抛头颅,洒热血,那也是情理之中。只不过这东君与传言中的真的不太像,竟然会撒这种小孩子的脾气。

“是,神医大人既然喜欢,那便这般叫吧。”

“这才乖嘛!”莫问脸上的笑再次漾开,说罢,便拉着云九幽的:“徒儿,我们走。”

云九幽就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叙旧,直到莫问喊她走,她才迈开步子跟了上去。做人的徒弟,当然要有做徒弟的自觉。

只是刚走两步,断了的那只腿便绊到了一块石头,她整个人一个踉跄。最后,勉强抓住了一只衣袖,这才站稳。

“谢谢啊。”

下意识的回答,扭头正对上君天渊冷若冰霜的脸,此刻他眉微皱,说不出是什么情绪。

“哎呦,我怎的把这件事忘记了。”莫问一拍自己的脑门,露出一种自责的神情。“小青啊,你看,我徒弟伤的这般重,不若你抱着她走吧?”

月影一听,连忙上前一步,作势要去抱云九幽:“是。”

可他还未碰到云九幽的衣衫,就被人截了胡。

只见君天渊一把将云九幽从地上捞起来,抱在怀里。

月影和莫问皆是一副震惊的表情,那长大的嘴仿佛能够塞进一个鸡蛋了。

月影:“帝,帝,帝……”

莫问:“小青,你掐我一下,莫不是我今日一直在做梦?没有天渊,没有徒弟,也没有眼前这般惊悚的场景。”

就连云九幽也是一脸震惊,微微抬起头,正对上那双幽暗深沉的眼:“那,那,那啥,你莫不是想要将我单独带走,然后趁着师父不曾看见将我灭口?”

猜你喜欢

  1. 暖婚小说
  2. 校园小说
  3. 娱乐圈小说
  4. 轻松爽文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