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网上娱乐

您的位置 :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> 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> 武侠 > 隐龙志

更新时间:2019-04-28 11:09:49

隐龙志 已完结

隐龙志

来源:奇热作者:释小沙分类:武侠主角:江逸飞郁水儿

独家小说《隐龙志》是释小沙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江逸飞郁水儿,书中主要讲述了:江逸飞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捕快,在一次追查凶犯时,无意中夺得令人艳羡的花魁,随后被卷入神秘美人设下的连环圈套,经过重重考验后,破解一个个谜团,站在万人仰慕的巅峰……美人,财富,声望,他最终会选择哪一个?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郁水儿漠然道:“公子过奖了,郁水儿不过是一介风尘女子,何德何能让公子如此牵挂。”

南宫无情摇扇轻笑道:“在小生眼里,姑娘不趋富贵,但求所爱,虽出淤泥而不染,志气高远,实乃最玉洁冰清不过。”

郁水儿道:“敢问公子今年贵庚,可否婚配?”她目光渐渐温柔起来,竟不似刚才那般冷漠傲然。

众人见郁水儿居然被南宫无情的花言巧语打动,当面问起南宫无情的家事,似乎有以身相许之意,都后悔不迭起来,暗想自己平日拍马屁的功夫也十分高强,怎么就想不到此功对破阵也有奇效呢。

南宫无情微笑道:“小生不才,已虚度二十八春,娶有妻妾三人,本以为她们容貌端庄,温柔可人,必定是贤妻良母,但是一过门后,个个如母老虎一般,动不动就抡刀弄枪,相互厮杀,害得我一年到头都不想回家,只好孤身一人在外飘泊流浪,只是为了图个耳根清净,小生就怕水儿姑娘去了我家,也会受到委屈,唉,这真难为姑娘了。”南宫无情长嗟短叹,好似郁水儿已嫁给她,正设身处地为她着想。

郁水儿冷冷道:“假如公子能破此阵,我自会跟随公子,不过要是我去了你们家,我一定会杀了你那三个老婆,因为这世上只有男人为我争风吃醋,我绝不会为男人要死要活。”

南宫无情深深一辑,十分诚恳道:“多谢水儿姑娘,她们整日大吵大闹,早已令小生厌倦,假如姑娘能替小生将她们除去,小生这辈子将竭尽所能报答姑娘的大恩大德。”

众人见南宫无情罗罗嗦嗦只是在和郁水儿说话,都有些不耐烦了,有个人已在下面喊道:“动手啊,书呆子,不敢打就下来,想找人杀老婆的话,不用劳烦水儿姑娘,兄弟我也可以试试。”另一人嘻笑道:“听说你号称‘黄河西岸美人杀手’,在床上杀老婆的事你最在行了。”先前说话的人道:“杀两个我倒是挺在行的,要是同时杀三个,恐怕要你老兄帮忙了,哈哈哈。”

南宫无情见众人在底下嘻笑胡说,也不以为异,向郁水儿说声:“恕小生冒犯了。”便将扇子一折向郁水儿肩上点去。

郁水儿见他说话有如迂腐书生,对他防备之心早已减了几分,想不到他出手竟如此迅捷,有如猎鹰扑食,一时之间无法闪避,身上的丝结眨眼已被他解开一个。

这号称点穴世家的南宫公子果然有不凡的造诣,轻功点穴功夫都十分了得,郁水儿又被他占了先机,无论如何腾挪闪躲,全身的要穴始终无法逃开南宫无情的扇尖。

眨眼间南宫无情已用快捷无伦的手法拉动郁水儿身上的十几个结,但始终没有找到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结中的惟一活结。

不过南宫无情也不着急,面带微笑,解结时不时在郁水儿粉臂上摸几把,还啧啧称赞道:“身边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,好诗,好诗。”后来索性点了郁水儿上身穴道,将她搂在怀中,一边摸索着活结,一边笑吟道:“笑傲江湖载酒行,楚腰纤细掌中轻,美人在怀十年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。哈哈哈……”

郁水儿见他屡施轻薄,不禁又羞又怒,但无奈桌台太不稳当,几次出腿连环飞踢,都被南宫无情微微一侧身体便轻松躲过。

留香院里来的大多是风流看客,见那南宫无情凭借武功高强对郁水儿大施轻薄,反而在底下哄笑起来,不停地喊道:“腰部再往下点,腹部再往上点,不对,不对,哈哈哈……”似乎恨不得南宫无情马上把郁水儿身上的衣裳全部剥光。

郁水儿见攻又攻不了,逃也逃不掉,便羞红了双脸低声道:“南宫公子,你这样是找不到的,一柱香时间很快到了,不如你放了我,我告诉你罢。”

南宫无情见郁水儿双颊羞红,眼波如水,更是艳绝无俦,不禁神魂颠倒,解开郁水儿的穴道,放开她的纤腰道:“还请姑娘示下。”

郁水儿在这电光火石之际,一脚用力踏翻桌板,身子一倾,在空中翻了个漂亮的回旋,早已稳稳当当的落在地面。

“南宫公子,你输了,谁叫你没有保护好我姐姐,让她落下阵台来。”小丫环清脆的声音随之响起。

南宫无情万万想不到郁水儿如此娇艳动人却诡计多端,本已稳操胜券的比试竟轻而易举地输掉,他在八仙桌上呆立片刻,突然大笑跳下阵台,踏上几个人的肩头,飞身几个纵跃,奔出门外,远远还传来高歌:“落花……须有意,流水……还无情。”

郁水儿长袖一挥,卷向桌旁的铁链,提身一跃,又稳稳地落在阵台上。小丫环亦高声道:“还有谁敢上来一试?”

众看客早已见识郁水儿的武功和智计,哪里还有人敢上前丢人现眼,听那小丫环叫阵许久竟无人应声上台。

“我来。”一个胡人模样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已从二楼跳上索链走向阵台。

只听“嘘”声四起,已有几人在下面大喊道:“喂,那老头,你女儿恐怕也比水儿姑娘大好几岁,你也来参加破阵招亲,羞也不羞!”“就是,瞧你那样子,走路象只肥鹅,大概也活不了几年了,还想找个娇滴滴的美人回家为你守寡吗?”“别急,这只肥鹅飞不动,待会掉下来,大伙们把他的肉割了,拿回家炖汤。”

那胡人道:“刚才郁水儿姑娘并未规定年纪,就算是我是八十岁的老头,只要能破此阵,郁姑娘就得跟我走,我想把她送给谁就送给谁。你说是么?水儿姑娘。”他的声音柔美动听之极,特别是最后一句问话竟令听者如饮醇醪,有些魂魄飘飘之感。

郁水儿似乎有些痴了,一动不动看着那胡人,任由他从索链一端缓缓走上桌台。

那胡人又道:“水儿姑娘,我们胡人有种很好看的舞蹈,我教你跳跳如何?”说完双眼凝视郁水儿,口中轻轻地哼出一首奇特而又柔美的曲子,双手打着奇怪的手势,不断地在自己胸前身后抚过。

郁水儿听到他动听的声音,只觉全身酥软,痴痴地点点头后,不由自主地跟着他作出奇特的手势,如同春日里躺在甜香的花丛中,听着一群群蜂儿采摘花蜜发出柔美的乐声,托起自己的灵魂轻柔飞舞。

那胡人又柔声说道:“水儿姑娘,你身上这件千花百鸟裳很漂亮,不如脱下来让我们大家瞧瞧好吗?”

郁水儿神情恍惚道:“好,我这就脱给你们瞧瞧……”说完竟学那胡人的手势用力拉动丝衣,扯断身上一个又一个解,露出片片光洁动人的肌肤。

众人十分呐闷,都不知道那胡人用什么招,让郁水儿如此听话。眼看郁水儿双眼迷离,乖乖地扯断身上一个个“千花百鸟结”,看来这“千花百鸟阵”被胡人所破只是迟早的问题。

江逸飞在台下看得有些着急,猛然想起,不胜老人曾说过江湖上有种‘妖心术’,是从西域传到中原,施术者通过此术可以用眼睛和声音迷惑对手,让对手进入一种迷幻的状态,然后任意摆布对手。

猜你喜欢

  1. 修仙小说
  2. 民国小说
  3. 宫斗小说
  4. 豪门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