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网上娱乐

您的位置 :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> 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> 总裁 > 婚约已至:总裁求娶1001次

更新时间:2019-05-15 11:05:25

婚约已至:总裁求娶1001次 连载中

婚约已至:总裁求娶1001次

来源:微小宝作者:淡月新凉分类:总裁主角:霍靳西慕浅

主角叫霍靳西慕浅的书名叫《婚约已至:总裁求娶1001次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淡月新凉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七年前,她是寄住在霍家的小孤女,他是深陷热恋的霍家二公子。她在青春萌动的时候爱上这个大自己八岁的男人,却成为了推他热恋女友堕楼的凶手。七年后,她是风情美丽的海外记者,他是霍家独当一面的继承人。狭路重逢,她对他视而不见,他却时时出现,不经意间掐断她一枝又一枝的桃花。慕浅弯唇浅笑:“霍先生到底想怎么样?”向来沉稳平和、疏离禁欲的霍靳西缓缓将烟圈吐在她脸上:“想睡你。”“睡我?”慕浅扬眉,“你那六岁大的儿子同意吗?”*七年前,风刀霜剑,四面环敌,他冷面无情,逼她离开;七年后,他亲手铺就罗网,迎她回来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订婚仪式最主要的环节结束后便是舞会,纪随峰和沈嫣跳了第一支舞后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入舞池,玩得不亦乐乎。

二楼休息室内,沈氏夫夫和纪氏夫妇坐在一起,经过一轮争执,各自面沉如水。沈家次子沈星齐事不关己一般倚窗而立,饶有趣味地看着舞池内的情形。

一片温和低调的颜色之中,一抹红裙炽热夺目,裙摆翩跹,处处涟漪。

舞会开场不过二十分钟,慕浅已换过五个舞伴,偏偏还有许多男人或近或远地驻足观望,等候着与佳人共舞。

房门被推开,纪随峰和沈嫣走了进来,沈父当即拿起茶杯砸到了纪随峰脚下。

沈星齐听着这丝动静,这才回过了头。

两家父母一时又争执起来,反倒是当事人的沈嫣和纪随峰各自沉默,一个容颜僵冷,一个拧眉抽烟。

直至休息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,伴娘顾盼盼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门口。

沈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“你去哪儿了?”

“我……我被人关在厕所里了,好不容易才出来。”顾盼盼被房间里的气氛吓着了,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沈嫣只是冷笑了一声,随后看向沈星齐。

沈星齐挑眉一笑,“行了,大喜的日子,别老黑着脸。那个慕浅……交给我就是了。”

话音落,纪随峰蓦地抬头看向他,神色阴沉。

沈星齐却已经转过头,视线重新投入宴厅。

舞池内依旧热闹缤纷,却独独少了一点红。

*

喧嚣之外,走廊尽头的露天花园宁静清幽。

慕浅斜倚在花园入口处,指间夹着一只细长的女士香烟,却没有点燃。

而她不急不躁,鞋尖轻点着大理石地面,安静等待着。

未几,一个身量修长、西装笔挺的男人从不远处的洗手间里走了出来。

“先生。”慕浅轻轻喊了一声,待那人回过头来,她才扬了扬手里的香烟,“可以借个火吗?”

夜风穿堂而过,她一袭红裙倚在风口,裙摆飘扬,眉目惑人。

那人在原地站立片刻,随后才转身一步步朝她走来。

慕浅这才渐渐看清他,三十五六的年纪,个子很高,偏瘦,一身黑色西装优雅熨帖,戴黑色细框眼镜,皮肤很白,眉目修长温和,儒雅斯文。

看见他,慕浅脑海中便浮现了那句: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

“原来是林先生。”她笑着开口,语调轻柔。

林夙似乎也不意外她会认得他,只是微微一笑,眼眸之中波澜不兴。

毕竟像他这样的富商巨贾,整个桐城又有几个人不认识。

“叮”的一声,蓝色火苗在他指间跳跃。

慕浅微微偏头点燃了烟,深吸一口,看着烟丝缓缓燃烧,随后才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,挽起红唇,“谢谢,林先生。”

“不用客气。”林夙声音沉稳,眉目平和,说完便收起了打火机,转身准备离开。

慕浅却忽然拉住了他的衣袖,随后整个缠上了他的手臂,姿态亲密地看着他笑。

林夙不免诧异,抬眸看她,眼神之中却并无厌色。

慕浅的目光却只是落在他身后。

林夙转头看去,走廊那头,沈星齐正带着两个人朝这边走来。

见到跟慕浅站在一起的林夙,沈星齐也颇为惊讶,面上倒是笑意依然,“我说宴厅里怎么见不着林先生,原来您到这儿透气来了。”

林夙温文有礼,“沈二少这是在找我?”

沈星齐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慕浅,笑道:“可不是嘛,还想跟您喝两杯呢!”

林夙尚未回答,慕浅已经微微挽紧了他,凝眉撒娇,“林先生说了要送我回家的,不能再喝酒了。”

林夙转头与她对视片刻,似有所悟,微笑点了点头。

林夙于是向沈星齐告辞,挽着慕浅缓步离开。

“这林夙……不是据说自他太太死了之后就不近女色了吗?”沈星齐身后的一人开口道。

沈星齐嘴里咬着烟,盯着逐渐远去的两个背影,嘴角仍旧带笑,眉目却格外深沉,“这就要看女人的本事了……”

……

慕浅挽着林夙一路走向酒店门口,有意无意间数次回头。

林夙步伐沉稳,平静地注视前方,淡淡开口:“时间还早,舞会也还没结束,慕小姐确定要离开么?”

慕浅闻言,轻轻叹息了一声,低头看向自己的脚。

只稍稍一动,脚后跟被磨破皮的伤口便钻心地疼。

“纵然我心有不甘,穿着一双不合脚的鞋,也跳不完整场的舞。”

林夙顺着她的视线一看,缓缓道:“既然鞋子不合脚,早些扔掉就好,何必折磨自己。”

慕浅听了,安静片刻后笑出声来,“那岂不是便宜了它们?它们越叫我不舒服,我越是要将它们踩在脚底,能踩一时是一时。”

林夙听了,一时没有说话。

慕浅偏头看着他,“像林先生这样的温润君子,自然是不会理解女人这种睚眦必报的心理的。”

听到这里,林夙倒是微微勾了勾唇角。

待到上车,林夙低声对司机说了句什么,不多时,司机从后备箱取来一双棉质软拖鞋,交到林夙手中。

林夙将软拖鞋放到慕浅脚边,“先换上吧。”

慕浅低头看了那双拖鞋片刻,随后才又看向林夙,眼眸之中光可照人,“林先生,初次见面您就这么细致体贴,就不怕我心存不轨、顺杆而上吗?”

“初次见面,慕小姐就这么信任我,还上了我的车,难道不怕我心存不轨?”林夙反问。

慕浅听得笑出声来,“我不怕呀。林先生被媒体称为儒商,一个在商场上都能做君子的人,又怎么会跟我一个小女人过不去呢?”

林夙仍旧只是微笑,“慕小姐过誉。”

“叫我慕浅就好。”她弯下腰换鞋,“无论如何,林先生今天帮了我的大忙,改天我一定要请林先生吃饭感谢的。”

林夙安静地坐在那里,看着她弯腰时仍旧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。

“不知道改天,是哪一天呢?”林夙忽然道。

慕浅刚刚换好鞋,听到林夙这句话,不由得轻笑出声。随后,她抬眸看向林夙,“明天。林先生赏脸吗?”

*

慕浅回到租住的地方,刚打开门,好友叶惜就上前抓住了她的手。

慕浅受惊,“你吓到我了。”

“你没事吧?”叶惜上下打量她,清澈的眸子里都是担忧,“沈家那伙人可不好惹,我多怕你不能全身而退!一切还顺利吗?”

慕浅笑着拍了拍她的脸,“放心吧,顺利着呢。”

“谁送你回来的?”

慕浅看着自己换下来的棉布软拖鞋,目光清越,缓缓道:“林夙。”

叶惜闻言不由得吃惊,“你真的……要接近林夙?”

“我已经接近了。”慕浅抬眸看她,脸上又一次露出妩媚动人的笑,“况且,这就是我这次回来的目的,不是吗?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豪门小说
  2. 职场对决小说
  3. 悬疑小说
  4. 武侠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