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网上娱乐

您的位置 :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> 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> 都市 > 追凶神探

更新时间:2019-06-17 10:14:23

追凶神探 连载中

追凶神探

来源:微小宝作者:辛白分类:都市主角:陈实林冬雪

《追凶神探》是作者辛白创作的都市异能类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追凶神探》精彩节选:警界传奇宋朗“重生”归来,隐姓埋名变成司机陈实。本想低调生活,命运弄人,陈实又一次卷入命案当中……宣扬狼性文化,残杀员工却集体沉默的吃人公司;为了讨回“公道”,含泪将青梅竹马剥皮的迷途少年;被阴暗的秘密绑在一起的中年夫妻,彼此举起屠刀;每创作一首歌曲便要杀害一名少女的疯狂艺人……一桩桩离奇曲折的命案,在陈实的火眼金睛下真相大白。蓦然回首,宿命的敌人再度归来……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林秋浦望着陈实冷笑,陈实也在冲着他笑,林秋浦说:“看看我身后这八个字,念出来!”

“抗拒从严,坦白从宽……我发音标准吗?”

“你这种不老实的犯人,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,你真的以为……”

“注意你的措辞,林大队长,我是犯罪嫌疑人,不是犯人,我仍然是合法公民!在没有拿出证据的前提下拘留、审讯我,这行为本身就已经违法!”陈实寸步不让。

“没有证据!”林秋浦勃然大怒,“那我帮你回忆一下,9月11日凌晨两点,一位名叫古梦醒的女乘客坐上你的车,乘车期间她发给男朋友的短信证明,你曾对她有过语言骚扰,第二天她的尸体在江边被发现,有明显的奸杀迹象,你敢说你是完全清白的吗?”

三双眼睛都在紧盯着陈实,陈实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,旋即恢复正常。

“11号凌晨,是有一个漂亮的女乘客坐过我的车,但我送她抵达了目的地,枫之林酒店,我的行车记录仪可以作证明。”陈实平静地说道,这种处境下再不说出真相,反而更容易遭到怀疑。

“行程起点是哪里?”

“石猴子路旁边的一家烧烤摊附近,我当时在那里趴活,呆了两小时左右。”

“为什么呆这么久?”

“我睡着了!”

“据我所知,从石猴子路去往枫之林酒店的途中会经过案发地点。”

陈实一翻白眼,无奈地摇头笑道:“去调取我的行车记录仪!”

“那是可以伪造的。”

陈实大笑:“你TM究竟想知道什么真相,我告诉你你又不相信,我说有证据你说是伪造的,你现在巴不得我把这口黑锅痛快地背了,你当破案是相亲啊,看着合适就行?”

“注意你的措辞!”林秋浦冷冷地说。

“我一个清白公民,好端端地被拘到这里,大中午的也没口饭吃,连杯水都没有,被你们言语羞辱,逼我认罪,我TM稍微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,有什么不合适的吗?”

林秋浦露出看垃圾一样的眼神,拿起电话讲了几句,林冬雪问道:“你对那名女乘客有言语骚扰,此事属实?”

陈实像背书一样说道:“我国法律对口头方式的性骚扰界定如下,以下流语言挑逗异性,向其讲述个人性经历、黄色笑话或涩情文艺内容,从这层意义上来说,我并没有口头性骚扰事实,只是普通的搭讪。”

“不要偷换概念,我问的是你有没有对该乘客进行言语骚扰。”

“是你没有搞清楚概念,在你看来,何种程度称得上骚扰,普通聊天?询问联系方式?调查家庭情况?还是法律意义上的性骚扰?”

林冬雪有点无言以对,她换了一个角度:“据我对你的了解,你似乎对车上的女乘客表现得过分热心,在凌晨两点,对单身女乘客过分热心,我认为非常不合适。”

“那是你认为。首先,我这人话多;其次,我喜欢异性;最后,我单身,看见年轻漂亮的女乘客上车,聊两句有什么不对的吗?刚刚在车上,我和你的对话,有侵犯到你吗?”

林秋浦问林冬雪:“这家伙刚刚在车上和你说什么了?”

林冬雪捋捋头发,慢慢答道:“就是普通对话罢了。”

陈实得寸进尺:“作为单身男性,我认为和异性无论在任何场合、时间搭讪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,身为的哥,我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在车上,不和乘客说话,我要憋死啊?”

林秋浦一拍桌子:“少在这里避重就轻!眼下的事实是,死者曾坐过你的车,并且你对其进行了言语骚扰,随后她遭人奸杀,在去往目的地的必经之路上!”

陈实搔搔脖子:“你这么一说,好像还蛮有道理,那啥,给根烟呗!”他勾勾手指。

三人面面相觑,在这里要烟就意味着要招供,想不到这家伙这么快就撂了,林秋浦过去给他递上一支红塔山,正要给点上,陈实说:“少来少来,你身上带了两包烟吧,一包给犯人抽的,一包自己抽的,把你那包中华拿出来,糊弄谁呢?”

“你!”

“当我的鼻子是摆设吗?你身上一股中华烟味。”

林冬雪捂嘴偷笑,林秋浦没好气地掏出一包硬中华,给陈实点上,畅快地呼出一口,三人等他撂,可是从他嘴里吐出的除了烟雾,还是烟雾。

眼看着一根烟要抽完了,林秋浦催促:“哎哎,该说实话了吧?”

陈实望着天花板动情地说道:“三十年前……”

“怎么又扯到三十年前了?”笔录员低声吐槽。

“三十年前一个秋天的晚上,你家外面的马路有条狗被车轧死了,第二天,你出生了!”

“你!”林秋浦站起来,把桌子拍得山响,“胆大包天,污辱执法人员,你找死!”

陈实弹掉烟头:“我说了这是因果关系吗?我说了吗?”

林冬雪掩嘴偷笑,林秋浦气得直瞪眼睛,笔录员有些发懵,不知道这段该怎么记。

陈实说:“你刚刚说的几件事,都是事实我承认,但摆在一起不代表就有因果关系,这是基本的逻辑,在没有明显证据之前,它们仅仅是的孤立的几件事!”

“很好!很好!”林秋浦气得不知所措。

林冬雪暗想,这家伙不像其它罪犯那样胡搅蛮缠,实际上他一直在就事论事,没有丝毫回避,而且所说未尝没有道理,拥有如此缜密的思维,此人看来不简单……说不定有一个更简单的真相,他压根就不是凶手。

林冬雪扫了一眼林秋浦的怒容,为自己内心的动摇感到羞愧。

有人敲门,警员把行车记录仪的鉴定结果送来,林秋浦扫了一眼,与来者交换了几句话,点头示意他退下。

林秋浦扬了扬手中的几页纸:“呵,你所谓的证据对你相当不利……”

“你少来了!”陈实不耐烦地说,“连诈供都使上了,我看你是真黔驴技穷了,那天凌晨就跑了一单,去哪没去哪我会不知道?”

被识破诡计的林秋浦一脸讪讪:“你骂谁是驴?”

“你语文学得不好吧?我骂你了?黔驴技穷这是个成语哎,难道我要说林队技穷?再说,驴这么勤劳聪明的动物到你这怎么就成脏话了?给我向全天下的驴道歉!”

林秋浦气得面红耳赤,他头一次被一名嫌疑人如此羞辱,看来不动真格的是不行了。

林秋浦拿起电话,故意提高音量:“小王,把监控关了!”

小说《追凶神探》 第5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女强小说
  2. 冤家小说
  3. 惊悚悬疑小说
  4. 历史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