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网上娱乐

您的位置 :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> 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> 言情 > 爷,妾身要无礼了

更新时间:2019-06-17 11:30:10

爷,妾身要无礼了 连载中

爷,妾身要无礼了

来源:微小宝作者:千亭分类:言情主角:素素金子秋

主角叫素素金子秋的小说是《爷,妾身要无礼了》,是作者千亭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她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歌妓,却不幸生在风云变幻的年代,为了活着一心只想爬上贝勒爷的床,慢慢的接触之中,她才发现,贝勒爷慢慢教会了她太多。他身在泥泞也是满身光芒,而她就算懂得再多,也还愿为一人飞蛾扑火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金爷提拔了我,叫我祸国殃民。

但他却没有想到,我第一个要祸祸的就是他。

他第二次来看我的时候,我就跟他说了,我喜欢他。

“金爷,你救了我,我想报答你,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。”我跟他说。

金子秋正在听戏,饮茶的时候听了我这么一句,微微一愣。

他放下茶杯,依然是那副淡淡的、刻薄的语气,看我时都懒得抬一下他那高贵的眼皮。

“你还是寻个活路吧,爷喜欢男人。”

但我喜欢他,就是喜欢他。

我不要脸了,跪在地上死死抱住他:“你要是不收留我,我就这辈子都不起来,打断腿都不起来,你也不能喜欢别人了,更不能找其他戏子了。”

金子秋看着我,玩味十足。

他蹲下身来勾住我的下巴:“就凭你也想爬上贝勒爷的床?在这呆惯了,少了教养。”

他一字比一字冰冷:“还不松手,究竟谁教你的这般放肆。”

金子秋身边的奴才看着我,一副惋惜同情的模样。

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后来才懂,他是在感慨我命贱如草。

松手?我可不傻。

我跟他说:“我想现在就跟你入洞房!我们去……”

他捂住了我的嘴,紧皱着眉头。

一脸厌恶道:“你身上的,是堆能放在秤盘上,若干银子一斤叫卖的软肉。我对你这种货色没有兴趣。”

他的手冰冰凉凉的,贴紧我的脸庞,但不知怎么的,却烫的我脸上起了红晕。

“王爷说的极是。”

我恬不知耻的说了句:“但你救了我,我跟定你了”。

他却突然嗤笑:“早知道你这么下贱,当时就该叫你送死。”

金子秋长了副老少通吃的脸,能迷死个人,说出来的话却令人发指。他说的话,我心里明白,面上却装作听不懂的样子。

我赤手空拳来到这世上,一没钱财二没靠山,我不挣扎,总会被那些人踩死。

好不容易有了靠山,我岂能说放就放?

我看向金子秋,心头滚烫。五脏六腑都像是被烈火焚烧一般。

努力扯出一抹笑意,我唇齿反击道:“金爷说的极是,您是何等身份,为国操劳为民分忧,我这样的身份高攀不起……”

高攀不起?我偏偏要你堂堂贝勒爷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!

我的豪言壮语出了名,整个京城城的人都把我这个烟花巷中的女人当成了笑话。

世人笑话我痴心妄想,阿妈说我胆大包天。

但只有我知道,我是有所求,有所不求,说的多了,无非只想要一庇护。

我豁出去了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

钻破脑袋要爬上金子秋的床。假装落水,故意扭脚,装生病。

天上一打雷我就往他被窝里头钻,甚至还用过美人计,但都被他识破了。

有次我又落了水,变成了落汤鸡,在池塘里头冻的浑身发抖。

本以为他会救我,至少也会可怜我一下。

谁知道他竟然叫人在院中摆来桌椅板凳,烫了一壶极品金骏眉,语气清冷道:“这夏日常见鸭子戏水,没想到寒冬居然也能见到冬游。很好,好好保持。”

我心头诽谤,嘴上却不敢说些什么,等我上岸的时候,旗袍都已经湿透了。

浸着水贴在了身上,我在巷子里头呆惯了,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谁知道金子秋身后的护院们皆是一愣,呆呆的瞅着我身上。

金子秋黑曜石般的眼眸一凝,隐约浮现出一抹微光一闪而逝,他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,一下一下敲着桌面。上一秒他还心情不错,下一秒立刻阴着一张脸看着我,冷得吓人。

我纳闷,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找招他惹他了,吓得赶紧跑了。

我刚刚换完衣裳,厚颜无耻的想找金子秋给我画画眉毛,美名其曰增进感情。

谁知金子秋白了我一眼,惜字如金道:“滚。”

我可怜巴巴望着他,准备再挣扎一番,还没等我开口,就听一个大嗓门咋咋呼呼的响了起来。

“诶唷!”那人尖着嗓子喊了一句,阴阳怪气的道:“我说谁呢,真正是好大的胆子呀!我的男人你竟然也敢抢!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!”

我回过头去,一眼就看见个油头粉面的家伙。

他穿着一身绿,手拿墨绿扇子,头上翠玉束发,怎么看怎么像根嫩葱。

他生的很是妖媚,白白嫩嫩的,看起来很好看。

但说话流里流气的,像个娘们似的。

翘着个兰花指,冲着我指指点点的,臭着一张脸像是要骂街。

“怪不得金爷最近不疼人家了。”

他看着我时的样子像是要将我生吞活寡一样,满吃味的说道:“弄了半天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啊。”

“想我京城城第一好受白燕子,居然也有被冷落的时候。”白燕子气哼哼的说着,满脸不高兴。

金子秋邪笑着看着他,似是故意说给我听,又似是说给来人听:“弱水三千,难道非要让我只好你不成?那你想怎么办?不如你来出谋划策下。”

我不可置信的看向金子秋,他居然真的是个断袖?

白燕子笑眯眯的看着我,望了望金子秋说道:“难得有个女人入得了贝勒法眼,人家岂敢出谋划策,权当多了一个好姐妹。不过……”

顿了顿,他又说:“不过小爷倒是可以一起住进来,熟悉熟悉感情,好让妹妹教一教我那些好活儿。”

金子秋饶有兴趣的听完这句,答应了。

我又多了一个情敌。白燕子在贝勒府中扎了根,只要我在一天,他就不会离开。

住在一起,难免是非多,勾心斗角也多。

成日里,他不是故意拔我头发,就是在我脸上画王八蛋。

要么将我的衣服后面故意贴上他写的“绝世好受”的字条,要么就给我的绣鞋里抛沙土,还给吃饭的碗里放蚯蚓……

有一次甚至还哭的梨花带雨,去给金子秋告状说我欺负他,给他饭菜下毒想害他。

我被气得牙痒痒,可路是我自己选的。

哪怕九九八十一难,我也要挤走白燕子,睡到金子秋!

小说《爷,妾身要无礼了》 第3章 情敌是男人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轻松爽文小说
  2. 豪门小说
  3. 古言小说
  4. 校园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