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网上娱乐

您的位置 :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> 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> 言情 > 极宠无双:太子爷的农门妃

更新时间:2019-06-26 15:48:28

极宠无双:太子爷的农门妃 连载中

极宠无双:太子爷的农门妃

来源:落初文学作者:桑梓梓分类:言情主角:云曦冥凌

完整版小说《极宠无双:太子爷的农门妃》是桑梓梓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云曦冥凌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不过之后她就见识到了,他还真不是战五渣,就是个披着完美人皮的狼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第三日了,哀家的建议考虑得如何啊?”轻缓的声音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。凤眼半垂瞥了一眼面前下跪的女子。

女子微微抬头,她体态娇小瘦弱,粗布衣裙裹身。未施粉黛的小脸灵秀清冷,眼神异常清冽,咬着唇久久不语。心中的不甘,被牢牢锁在唇齿间,隐忍得不动声色。

空气静谧,所有人都静默着。

“这些年,也是为难你们母女了。而今你母妃已过世,哀家身为你的嫡母,为你操心婚事也是分内之责,只愿你可嫁个好人家。”皇后凤眼微启。

她低头不语,表面的隐忍骗得了别人,却骗不了自己。好在,内心迫切想要反抗的奔腾情愫已不如十二年前初来时那般肆意。

虽是皇家人,却连任一个宫女都可以对自己冷眼相看冷言相唾。只因,她的娘只因太医诊断出有孕那日,天降大雨山洪暴发死伤无数,于是便被一莫须有的罪名冠以祸国殃民的“妖妃”,从此被打入冷宫,而后半疯癫至死。

她自然成了冷宫里孕育的妖胎,在冷宫出生的妖女。身为公主,却比低等的奴婢还不如。初到这个身体时,她还是一个三岁的体弱的孩童,十二年的光阴,弹指即逝。

“想看书。”这是云曦来到这个世界之时,说的第一句话。

“小主子要看书?”宁姑讶异,小主子身体不好,这回高烧后,总觉得有些不对劲。以前不说话,如今竟然开口说话了。

云曦微微点头。人家穿越不是穿越成贵族公卿家的小姐,也至少有爹娘疼爱吧,自己倒是好,穿越来到了冷宫。一个疯癫的貌美女子,时而清醒时而迷糊。

她想从书上获得这里的信息,无论是文字还是文化风俗。

“你就想法子给云曦带些吧。”稍微清醒了的萱妃,有些歉意的消瘦的脸颊上浮现一丝微微的笑意:“娘教不了你了。你就跟着古人圣贤学吧。”

“云曦?”宁姑惊喜道。

“嗯,这孩子,以后就叫云曦了。曦,早晨的阳光。”萱妃道。

云曦诧异,这个时候的萱妃可是正常得很呐。

若非前世是个孤儿,早早便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,在冷宫那种地方,这具瘦弱的身躯也活不到如今。

如此被动的命运,不是未曾反抗过。

八岁那年元宵节之际,好不容易有个机会面圣,身穿黄袍的皇上,却捂着鼻子厌恶地不许她靠近。

也是那日,云曦第一回见到了皇后的女儿云萤。身穿七彩裙装,头戴琳琅珠翠,坐在身穿黄袍男子的腿上,一脸笑靥如花。

同为他的女儿,那个女孩备受恩宠被他呵护在掌心,自己却卑微得如贱婢,被他远远唾弃。好在不是亲生父亲,倒也不至于让她上心。只是娘亲则因她私自出冷宫,被狠狠仗责三十大板,并关禁闭一个月。那日恰逢萱妃神志清醒,云曦看着她望着皇上时那心如死灰的眼神,心被深深刺痛。

她发誓再也不做以鸡蛋碰石头的傻事。

她的娘亲不疯癫的时候,两人日子倒也过得清闲自在。

她最喜欢的是看宁姑偷偷带来的书。

娘亲最喜欢对着那宫墙外的的那棵弯弯曲曲生长的老槐树。春看嫩芽,夏在叶下遮阳,秋看黄叶缤纷,冬看雪覆满枝头。

据说当初皇上初见她时曾夸过她如树一般宁静美好。老槐树并不婀娜,却是她们居住地方,唯一比较高的树,娘亲时常睹木思人。

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,如今娘亲不在了。

活着时只有心碎和相思,死去未必是坏事吧,但愿得一风水好地,让娘亲入土为安。皇后应允,只要她代嫁,便许她的娘葬入皇陵。那个心心念念着回到君王身侧的娘,若是知道有机会伴在君王侧,定是欣喜得很的?云曦隐忍平静的面容下隐藏着纷飞的思绪。

“北冥王,样貌出众,身份尊贵。着实不错。对你来说,是件天大的好事。”皇后道。

好事?若是那北冥王足够好,为何皇后亲女云萤会以死相逼,就是不嫁?云曦咬着唇,努力维持面容的宁静。

“你嫁的可是西北王,你得感恩戴德才对。瞧你这副委屈的模样,难不成母后亏待你个妖孽了不成?”说话的是皇后的掌上明珠,云萤公主。

声音刺耳地落入云曦耳畔。

云曦下意识轻抚了下耳边发髻,以安抚那被刺耳声音侵害到的耳朵。

嫁个好人家?感恩戴德?西北,那个满是黄沙和大漠的,天地间只有空荡荡的炊烟的地方,也要感恩戴德?

若单只是大漠和黄沙,那也能忍着过日子。不过是换个地方待冷宫罢了。只是却从宁姑和那些窃窃私语的宫女口中得知,那人不仅是身高魁梧的冷面阎罗王更是克妻命格,已经克死了六个准王妃。

“那你也得替你母妃好好想想吧。”皇后再次提出这张王牌:“人死,及早入土为安才是。”

这一语刺中了云曦心间最薄弱处。

前世虽是孤儿,今生萱妃清醒时亦给足了自己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疼爱。她,早已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娘。一直未能报答养育之恩,而今终于有了一个机会。她可以报答养育之恩,娘亲也可圆了一生的期许。

云曦收回思绪,坚定道:“云曦,愿意嫁入北冥。”皇后想必是等不及了,才会屈尊降贵来到这冷宫的吧。

之所以不是一道口谕下来就让她直接嫁出,而是美名其曰询问。大抵是不想辱没了她贤良淑德的美誉吧。

云曦虽不愿,可与其一辈子在这冷宫,不如离开这宫墙内。说不定,或许还有半分生机。

这一去,必死无疑。

可,纵是死路,也是唯一可走的路。

这些年,只有一个愿望,就是:活着。

“你不过是个灾星,怎可在皇后面前自称己名?”云萤公主嚣张呵斥道。瞧见她那模样,心里就不舒服。

“奴婢,知罪。请皇后责罚。”云曦跪首,声音缓缓道。

“好了好了。都是一家人,何需如此生疏。云萤,你也是,云曦怎么来说也是你的亲妹妹。”皇后轻声呵斥了云萤。

云萤瞧着一直对自己疼爱有加的母后,竟然为了个外人瞪自己,傲娇脾气也上来了,撅着下嘴巴,跺脚委屈地嘟囔道:“母后。”

“好了,好了。”皇后拍了拍云萤白玉似的手,表示安抚。

云曦冷冷将眼前一切看在眼里,下意识紧了紧自己那双如干柴似的双手,内心黯然:有娘亲疼的孩子,果然极好。

皇后安抚了云萤后,起身作势扶起跪着的云曦,并和颜悦色道:“这几日就不用住着冷宫了。就住云萤公主府那,你们也有个照应。待七日后出阁即可。这几日好生歇着。”

“只有七日了吗?”云曦失神内心暗道。

“奴婢的娘亲尚未入土为安,身为人女此时大红喜服披身,如此不孝遭恐天打雷劈。”云曦迟疑一会后,终于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。声音里有决绝的沉稳。

皇后听闻着,眉头一皱,许是对她这么突兀提起一个死人有些不满。

云曦也瞧出了皇后的不满,却并不后悔自己的顶撞。

人死,入土为安是最基本的权利,而她的娘虽曾为宠妃,死后却差点被几个门口的侍卫给随手给抬了丢在不知名乱岗之处。若不是她拼死护着,这会子还不定遭受了怎样的屈辱。

想到这,眼眶的泪水,再也忍不住地肆无忌惮地滑落在清瘦的脸颊侧。

立在皇后身边的太监刘公公是个识眼神的奴才,见皇后眉头一蹙,手中拂尘一动,上前一步语重心长瞧着云曦道:“你个丫头,怎么这么不识好歹。若非皇后你那娘亲怎么有机会躺在上好棺椁中了?等你出嫁了,自会被安葬。在皇后面前,少提这等晦气事。”

云曦嘴唇颤抖,心中敢怒不敢言:不识好歹?若非三日前一道懿旨说代嫁去西北,本就羸弱的穆妃,或许还能多活几日,未必会忧心得当场吐血而亡。

云曦心中恨不得把眼前的几个人都用化骨水给融得血骨无存,奈何她什么都做不了,甚至还得求着她们。

冷宫妃子,本就身份卑微,死后是没资格葬入皇陵的。而云曦知道她那娘一生都想着皇上。这种想念和爱恋她虽不明,却也想完成娘亲最后的遗愿。

若是入了皇陵且不说有了名分,就算皇上百年薨了后不能在皇上身侧,也离得近了一些。

代嫁,这或许是她在这具躯壳里十二年,唯一发现这躯壳有用处的一次了。

“奴婢斗胆求问,我娘亲何时可入土为安?”她不放心,若是一定要让她代嫁,那一切她都必须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皇后顿了顿神色,似是思索了她的话好一番后,脸上的微怒情绪才散去,露出浅浅的温和神色,带着怜惜之声缓缓道:“倒真是个有心的孩子。”又顿了顿神色,瞧了瞧刘公公,刘公公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后。皇后才继续道:“那明日吧。”

“恳请皇后,可否今日就让我娘入土为安。”云曦抬头,直视皇后目光坚定。

皇后没出声,该是没想到她如此得寸进尺。

倒是皇后的宝贝女儿云萤抱不平了:“你竟敢如此得寸进尺跟母后提要求?”

“奴婢不敢。”云曦道。

云萤叉腰,眉眼间都是对云曦的不屑一顾。听说那北冥王克妻,而且还要离京那么远,云萤是怎么也是抵死不从的。这宫里头,皇家血脉,跟她年纪相仿的女子,也就她一个。要不然也不用让她代嫁。

若不是听说云曦竟想跳井,有跟随她那过世的娘亲去了的想法,她不得以才拉着母妃急匆匆来这晦气的冷宫,不然谁会来这里。

这会子,瞧着她怎么也不像是会寻死的模样,也不知道是哪个狗奴才传出来的谣言,害她还担心了一场。

云萤冷眼而视:“瞧你哪里有半点皇家血脉人的气质,不过是个小事也磨磨唧唧。”

“对公主来说这是小事,对奴婢来说却是天大的事。”云曦声音微杨,几日茶饭不思的她,瞧着羸弱得分一吹可倒,谁也没料到她的声音竟还能透着刚劲。

“你不相信哀家?”皇后脸上很显然的不悦之色。

“奴婢不敢。只是奴婢想为娘亲守孝七日,以报答养育之恩。”云曦叩头道。

按照惯例,守孝七七四十九日是最短的。嫁娶之事,若是家中有长辈离去,那就得三年之内都不可论嫁娶,这也是皇后还能让人安葬了萱妃,而是封锁消息的缘故。

云曦说的七日已经是最最短,可谓是前所未有了。

“母妃,干嘛跟她罗嗦这么多,她不过就是个**的妖女。”云萤见最疼爱自己的母后,竟然真答应了云曦的要求,心情不好。

明明在这破旧的冷宫,明明粉黛未施,头发上别了支木钗,身上粗布麻衣却让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灵秀。如若那冬日里的寒梅,亦或是那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。

这张脸,着实让云萤心生嫉恨。

“云萤!”皇后呵斥一声。她便不再言语。

皇后还算仁慈,知道这孩子一去大抵也就是死路一条了,多少动了些恻隐之心。

“准了。你母妃有福。”皇后说完对刘公公使了个眼色,刘公公点头。

“谨遵皇后懿旨,一切听皇后安排。”云曦道。

“罢了,不多说。总之算你还识时务。不过你这一身破旧物加上那一身的晦气,可不要污了我公主府的门楣。就在公主府侧院住着吧。也不过就是几日本公主还能忍。”云萤公主奸笑着翻了个白眼,冷言冷语了一番后,抬着高傲的头挽着雍容的皇后的胳膊离开。

云曦目送皇后离去,双肩垂着,重重呼了一口气,仿佛刚从战场下来。

皇后走后,刘公公却留了下来,带着云曦到了安置萱妃的空屋内。

瞧见棺椁中的萱妃,被人整理得很是妥帖。云曦好像还是第一次瞧见萱妃身上戴着这么名贵的珠宝。

刘公公在一旁道:“这些都是皇后的恩典。这些个首饰都是曾经萱妃娘娘的,自打萱妃娘娘被送入冷宫,内务府就把这些东西给收了。这会子若不是皇后口谕,也没这恩典。”

云曦眼泪婆娑,泪眼迷糊了眼前的景象。

拿出绣帕擦干了眼泪。

刘公公哎呦一声道:“好了好了,这外头一切都准备好了。就放心吧。至于你就别跟着去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云曦几乎是吼出来的这几个字。

刘公公本欲发火,却无奈如今她是皇后用得上的人,也就不敢多说什么,却有有些欲言又止道:“这……哎呀,你不是为难老奴嘛。”

小说《极宠无双:太子爷的农门妃》 01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轻松爽文小说
  2. 种田小说
  3. 虐恋情深小说
  4. 腹黑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