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网上娱乐

您的位置 :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> 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> 短篇 > 奶爸遇上奶妈

更新时间:2019-07-16 16:22:26

奶爸遇上奶妈 已完结

奶爸遇上奶妈

来源:腾文作者:西诺分类:短篇主角:刘健张曼

小说主人公是刘健张曼的书名叫《奶爸遇上奶妈》,它的作者是西诺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奶爸叫刘健,是一个离婚带着孩子的单身男人,在一家保险公司担任中层干部;奶妈叫张曼,是一个离了婚带着孩子的单身女士,在一家地产公司担任市场部经理。一次很简单的碰撞,奶爸认识了奶妈;却又意外于,两人所在的公司是合作伙伴。在这个城市,还有着对奶爸一见钟情的九零后女孩拉拉;他们的故事,会怎么上演呢------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礼拜二的话,那么出现在张曼脑海里的第一个词一定是“黑色”。

张曼一直想不通,为什么公司的所有会议都会安排在礼拜二;难道只是因为西方有一个“黑色星期三”,咱们就得弄一个“黑色星期二”才显得高大上吗?

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,除了中午吃饭的时间,这一天的工作就是开会;公司会议,部门会议,阶段性总结会议,下阶段展望会议------难道一个礼拜只有这一天吗?为什么就不能给礼拜一、礼拜四分几个会呢?难道它们就没意见,不抱怨我们没一视同仁吗?

下午两点,从会议室里出来,张曼跟走在身后的唐沁抱怨着。

“好了,老大,您呀就别抱怨了,这隔墙有耳,传出去可不好。”

唐沁小心的提醒道张曼。

“隔墙有耳怎么了,你说这大会小会的,有什么好开的,真不知道------”

“行了,老大,咱不抱怨了啊;你午饭都还没吃呢,我帮你叫了份外卖,刚刚送来了,在茶水间呢,你赶紧去吃点,待会儿还有个会呢。”

唐沁说着,拉着张曼就去了茶水间。

礼拜二最后一个无聊的会议在所有人如释重负的表情下终于结束了,走出会议室,张曼接到了许攸打来的电话。

“干嘛呢你,好几个电话都不接。”

“开会呢,怎么接啊。”

“开完了?”

“开完了,什么事,这么急。”

“梁莹回来了,说晚上订在皇朝大酒店308,别忘了啊。”

“几点------”张曼刚想问是几点钟的时候,许攸已经挂了,“这个死---”丫头两个字还没抱怨出口,许攸又回拨了回来,“亲爱的,忘了告诉你了,晚上六点。”

“对了,娇娇怎么办,要不一起带去吧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到时接了娇娇放朋友那儿。”

“朋友?也行吧,反正你记得要过来接我就行。”

许攸笑了笑,挂了电话。

跟许攸讲完电话,张曼想了想,虽然觉得有些不怎么合适,但还是给刘健打了电话。

也正好,刘健刚从外地出差回来,出了机场刚打开手机。

电话里,张曼说明原委,刘健也答应的很爽快;再三的说了不好意思和道谢,张曼这才挂了电话。

回到公司,简单的收拾一下,刘健刚准备下楼去幼儿园,就接到了谢欢打来的电话,说希诺在他店里。

这还没到幼儿园放学的点儿,儿子怎么就在谢欢店里了?刘健以为儿子在幼儿园又闯祸了,因为早上送去幼儿园的时候,他跟老师交代了,他今天要出差,如果有事的话就打给儿子的干爸,还把谢欢的电话留给了老师。

带着这个疑问,刘健赶忙下了电梯,赶去了谢欢的宠物店。

事情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,儿子今天并没有闯祸;只是,之所以会提前放学,是拉拉下午的时候去接了希诺,而且还带着他吃了麦当劳并去了游乐场。

“拉拉!”谢欢说完,刘健还是一脸的不敢相信。

“怎么,人姑娘没跟你说吗?”

看着刘健的表情,谢欢才明白,下午拉拉送西西过来时,跟自己说是和刘健说好的,全是假的,“这姑娘,有点意思啊,看来对你是真上心了。”

“就是,你就考虑考虑,那姑娘真不错,现在要找个这么真心的,简直太难了。”

美美一边给一只刚洗完澡的小狗吹着潮湿的身子,一遍说道,“再说了,我看那个拉拉对西西也不错,你真的可以考虑考虑,其实年龄根本不是问题。”

“行了,你俩就别担心我了;要我说呢,你俩应该考虑一下,什么时候去把个证儿给领了才是大事。”

“你问他。”

美美用眼神瞟了瞟站在一边的谢欢。

“快了,快了。”

“行了,我们先走了。”

刘健说完,又朝里面正在和小狗打成一片的儿子喊了一声,“西西,回家了,快。”

“一起吃饭呗,还回去干吗。”

“不了,还要再去幼儿园接一下朋友的孩子。”

皇朝大酒店308,张曼和许攸在路上耽搁了会儿,两个人到的时候,其他几个老同学应该早就到了。

推开308包间的门,梁莹就说道:“张曼,上学时我记得你可是从不迟到的,今天必须罚酒啊,都迟到十来分钟了。”

“对,罚酒,应该罚酒。”

以前同住一个寝室的林君和陈婉琳也跟着梁莹后面起哄道;这一起哄,其余的几个男的也就一起跟着起哄了,还说什么“都是同学,就少罚一点,一人一杯怎么样。”

“那就一人一杯,放过她们了!”梁莹的语气和神态,就像一个统领万千兵马的将军。

“没问题,一杯就一杯。”

许攸刚举起桌上的酒杯,张曼就凑到他耳边,“你怎么这么豪爽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许攸没明白张曼想说什么。

“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,要不你帮我带了吧。”

“不舒服?没什么吧?”

许攸眉头一紧。

“我大姨妈来了。”

张曼很轻声的告诉许攸。

许攸点点头,跟对面的梁莹说道,“张曼这几天身体不舒服,我帮她带了吧。”

“就一杯酒,身体再怎么不舒服,也没什么吧!”梁莹还没答话,旁边一个以前的叫何伟的男同学就说道,“再说了,这喝酒可有喝酒的规矩,罚酒可是不幸让带的。”

“去,你懂什么,都说身体不舒服了。”

许攸白了那个何伟一眼。

“那我还头疼呢,你也帮我把这杯喝了呗!”

“滚蛋,喝不死你。”

许攸又白了他一眼,看向梁莹,“梁莹你说吧,这杯我能不能带。”

“梁莹,你想清楚说啊!”“就是,这事儿可得想清楚。”

又是何伟带头起哄。

梁莹只能耸耸肩,意思是,我也无能为力。

“行。”

许攸刚说完这个字,一旁的张曼已经端起那杯酒,一饮而尽了,“不就一杯酒嘛,多大个事。”

张曼放下杯子,何伟第一个拍手说道:“女中豪杰,佩服。”

其余的几个以前的男同学,也跟着鼓掌赞颂张曼的豪爽。

“没事吧。”

两个人同时坐下,许攸小声的问了张曼一句。

“没事。”

许攸这才放了心。

席间,差不多所有人的问题都是围绕着梁莹和她那个二婚的土豪老公;何伟还开玩笑说:“梁莹,你这都加拿大贵妇了,怎么,还想回来体验一下社会主义人民的热情啊!”

“什么贵妇不贵妇的,这个词不好听。”

虽然嘴上说着不好听,但梁莹的表情还是出卖了她,看得出来,她很喜欢人们这样高贵的称呼她;这样才显得出来,她是那些称呼她的人不在一个阶级层面,她是上流社会的女人。

“卖什么乖。”

看着梁莹口是心非的表情,许攸小声的跟张曼嘀咕道。

“行了,你就别羡慕了,人家本来就是上流社会的。”

张曼也凑到许攸耳边,小声笑着说道。

“哼,哼哼,得了吧,不就有个暴发户老公嘛!”许攸无条件的鄙视了一下。

其实,许攸和张曼跟梁莹并没有着多深的友情,若真要论关系的话,也就是曾经的同学而已,顶多再加上一个曾经的室友。

所有那天晚上收到梁莹的邮件,说请她帮忙约一下以前的同学的时候,许攸也纳闷了一下,梁莹怎么会让她帮忙的;不过后来,她又想通了,梁莹大学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朋友,之所以找她,也许就是随便选定的一个人。

虽然那时同住一个寝室,但梁莹和张曼她们的关系并不像表面的那么和谐,大家都是互相在心里瞧不起的那种。

梁莹和其他人对于女人成功的理念完全不一样,她不认为女人要靠奋斗取得一分成功的事业,来让人认为她很成功;她只认为,女人只要嫁得好就行,而她为之奋斗的也只是这一个目标。

“对了,你那个土豪老公怎么没一起回来?”

一个曾经的女同学问道。

“离了。”

梁莹说得很轻描淡写,好像嘴角还带着一丝无所谓的笑。

“又---”还是那个女同学,‘又’字说出口,才发现这个字说得不对,赶紧没往下接;看了梁莹一眼,也许觉得她并没有听出自己的那个口误,咽回去才接着说道,“怎么离了?”

“男人嘛,哪个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,更别说那些有钱的男人了;离了也好,我也用不着担心他在外面找这个找那个了,不心烦,我过得也自在。”

“你看吧,我说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没错吧,要不这俩人怎么这么沉默。”

梁莹说完,还拿何伟和他旁边的一个男同学开着玩笑。

“那这次回来什么打算?”

半晌没说话的张曼,终于问了一句。

“签回来,我要重新投向社会主义温暖的怀抱。”

“回来定居?”

许攸好像不怎么相信梁莹说的。

“怎么,中国人民不欢迎我了?还是我身上的资本主义气味儿太重了?”

“怎么会,中国人民敞开怀抱还来不及呢。”

何伟的样子,不知道像不像是在拍着马屁,“那允许我代表中国人民先敬你一杯,来,干了。”

两个人说着,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“这人跟人啊,真是没法比。”

坐在副驾驶上,许攸像是意味深长的跟张曼说道,“你看人梁莹活得,再看看咱几个活得;我就算了,孤家寡人,什么也不愁,像你这样一个人带着孩子真不容易。”

“行了啊,说她就说她,你又扯上**嘛;再说了,我觉得我过得挺好的。”

张曼给了许攸一个白眼。

“不过还真有那么一点,我在某一个瞬间还真挺羡慕梁莹的,总感觉她一个离过两次婚的人,比我这一直单身的人过得还潇洒;现在想想,人家当初就坚持要嫁一个有钱人,说不定还真是对的。

看看我们,还不是为了一个好的生活在奋斗,在努力;人家也是这么一个目标,只是走了捷径,怎么我们当初就那么对人家不屑一顾呢?”

“喝多了吧你,什么谬论。”

“发表一下感慨而已,不行啊!”

“行,当然行,那你能不能再显得沧桑一点。”

“去,我要沧桑干嘛。”

许攸瞥一眼车窗外,马路边上,一闪而过的一对恋人好像正在打情骂俏;眼角迅速的一个上扬,许攸想到了点什么对张曼说道,“对了,你今天有没有觉得何伟看梁莹的表情有些不对?”

“怎么不对?”

看来张曼席间的时候并没有注意。

“说有点暧昧吧,又不像,反正就是有点不对。”

许攸自己也说不清,那种不对是哪种不对,总之就是不对。

“你不记得上学那会儿,何伟追过梁莹来着?”

“追过吗?忘了。”

“反正我刚就觉得,何伟好像对梁莹还有那么点意思。”

“行了啊你,别老八卦别人的事;我都忘了跟你说了,你们家老太太今儿可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“给你!我们家老太太给你打电话干嘛?”

许攸一脸的茫然。

“还能干嘛,还不是让我帮着说道说道,让你摒弃那单身至上的信仰;要我说呀,你还是从了你们家老太太得了,别把她老人家急出什么毛病来。”

“行了,不说这个,老太太也真是的,给你打电话干嘛。”

许攸撇了撇嘴,实在不想谈这个话题。

许攸摇下一点车窗,像是要散发掉一点刚刚那个话题给她带来的压抑的气氛;空气中带着一阵热气吹过的微风,也许是太过凉爽,许攸又把车窗摇上了一点。

夜有点凉,许攸又想起了张曼刚刚喝酒前说过的身体不舒服,问了一句:“对了,你喝了两杯,没什么事吧?”

“还行吧,应该没什么事。

小说《奶爸遇上奶妈》 第九章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异世小说
  2. 逆袭小说
  3. 惊悚悬疑小说
  4. 豪门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